台湾最美民宿「天空的院子」 何培钧在没落小镇创奇迹( 转)

作者:爱民宿发表于:2015-09-30浏览量:9495

         距离南投竹山小镇开车30分钟,海拔800公尺高的山林里,一间三合院被竹林环抱,后方有山,前是全片竹林。夏季一场雨降下,整座山头被云雾缭绕。这是曾被《天下杂志》选为台湾最美民宿的“天空的院子”外观的模样,68年次的创办人何培钧说:“看到这间古厝,我找到人生最想做的事情,所以决定放下身段、放下一切。”

▲天空的院子外观。 
         关于现代年轻人眼中的放下,也许在长辈眼中时常是一段不知所云的追寻,何培钧当年可能亦是。大二那年因为爱好摄影,在山间发现这间张家古厝,古厝的模样便深刻印在他心里,大三时何培钧决定决心不再继续升学考研究所,“我想到山上找文化。”
         当年这山头还不似今日有景点处可玩,距离溪头妖怪村、天梯开车只消数十分钟,何培钧跑遍16间银行,研读《如何跟银行借贷宝典》,终於借到1500万,买下900多坪的建地,开始住在破旧的老宅院里,找来念医科却梦想当建筑家的表哥古孟伟住在老厝里整整一年,从一片破瓦开始修起,自己刨木料、洗砖块,让整座古厝焕然重生。
 ▲▼何培钧住在老厝中整整一年,将整座老宅重新整理。


       “人生最高的风险,不是你选择了挑战的事业,而是你不知道未来该做什麼”。以上几段不到200字关於何培钧爱上古厝的介绍文,实在不足以形容他对於“放下”一词的理解。但若要观看这座山头年轻人,也许沿袭自上一代老台湾人那种坚毅、刻苦的姿态可以看出痕迹,传承下的农业时代精神,展现在台湾的饮食文化、生活习惯,还有年轻人的心里。 “如果是你,想宣传一间民宿,你会怎麼做?”何培钧讲自己故事前,先劈头反问了记者这个问题。“天空的院子开业的第一个月,我只赚了8000元,但是贷款要交6万。”民宿开业了,表哥古孟伟重回医师生涯,何培钧形容,自己只有一个人,想法简单、单纯却几乎一无所知,当接到银行的查封通知时,也曾痛苦得想过上百种死法,“会思考失败时该怎麼办,是台湾的传统家庭教育,我想打破这种想法。”

▲▼天空的院子内部空间非常细腻,下雨时可以听见雨声打在屋瓦上的叮铃声响。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何培钧写了超过20封的信寄给各公司,打电话、寄Email登门拜访,“有间鞋工厂的老板问我,你们有电视吗?可以唱卡拉OK吗?能打麻将吗?但我这里什麼都没有,只能照实回答。”被工厂老板拍桌大骂后,何培钧花了一周思考答案,再写信给各观光文化局长,试图找出经营之道。 “后来我接到一通电话,当时的南投文化局长回覆,答应要亲自上山来看,后来被文化局包下一晚,带马修连恩来住。”何培钧回忆,那个改变自己人生的夜晚,马修连恩听完自己的介绍,在天空的院子与工作夥伴讨论良久,深夜时敲响何培钧的房门,“马修说,他想发表一张《天空的院子》同名专辑,当时我好激动喔!”同名专辑后来获得金曲奖,何培钧的天空的院子开始发酵,成为媒体报导的宠儿,同时吸引大量朝圣者入住。
 ▲▼天空的院子房间内部。
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天空的院子成功还清银行贷款,收入稳定,“开业七年后,才有一个附近的居民回乡修古厝。”何培钧说,竹山小镇的人口在五年内大量减少,从8万人变5万人,镇上多数为老人和小孩,“镇上没有工作机会,加上消费行为的改变,台湾各地的小镇开始出现危机。”
        “我要用商业方式解决社会问题。”两年前何培钧创立小镇文创公司,租下两间透天厝提供给年轻人用自己所能免费换宿,只要提出自己的想法纪录或者帮助小镇就有资格,一年内吸引来自世界各地超过600名青年来到小镇,用年轻的双手创造更多可能,现在在网路上搜寻“竹山小镇”,从地图、竹编到纪录片,全是产自於年轻的创意想法。
 

▲▼在竹山小镇上的办公室,加上对面的前山绽文创工作坊,皆是可以提供给年轻人免费换宿之处。

  
▲结合在地生产,这个竹编QR Code在镇上许多商家可看见,旅客只要用手机一扫,就可以看见该店的介绍。 
        没落的乡镇,奇迹似的创造出新的文化观念,与其说何培钧是梦想的推手,倒不如说他找到属於自己的道路,行走的过程中路途不断宽广。现在天空的院子民宿内所提供的棉被、肥皂,或者食用蔬果等,皆产自於竹山在地,并用环保素材打造在地关怀,创造更多就业机会。近日何培钧还发起在地青年论坛,鼓励更多外地工作青年回乡时了解家乡事务。 
          “其实,专业就是在社会生存的能力。”从开民宿到推动小镇文化,何培钧讲过千百次自己的故事,却仍会激动和充满热情,未来属於台湾年轻人的天空,也许也将如同天空的院子般,从一个简单的梦想延伸至世界,占据一座山头发挥影响力。
 ▼竹山小镇镇上一隅。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采访后记: 采访培钧是在一个夏日的午后,长达一个下午的专访,实在是一项不可思议的经验。其实培钧的故事早已被多数旅客熟知,如此许多人都能细腻介绍的故事,培钧说到激动处,喉间却仍会哽咽,彷佛是第一次有机会谈起创业岁月。培钧说自己刚开始创办民宿时,还是个完全不会说话的年轻男孩,然而走到今日,培钧谈起年轻人的梦想和未来,已能滔滔不决。在老宅新生和偏乡话题已是显学的现在,如何结合再发酵,我认为培钧做了很好的示范,传承一间百年古宅,同时也讲述一块土地的传承故事,一切兜拢到根本,不分贫富贵贱,才是台湾人根深蒂固的文化精神所在。

用户评论
  • 张三 2020-11-08 17:57

    阿松大阿三大苏打大大撒

    我要举报
发表评论